(转)几乎所有的超融合供应商在面对市场和客户的时候,都会遇到同一个问题:你的超融合解决方案与Nutanix相比怎么样?

 

几乎所有的超融合供应商在面对市场和客户的时候,都会遇到同一个问题:你的超融合解决方案与Nutanix相比怎么样?

 

截止到2015年底,全球市场上能够看得见名字的超融合解决方案供应商至少超过30-50家,仅在中国就有超过10家公司“宣称其能够业界领先的超融合解决方案”,但作为超融合基础设施概念的早期传播者以及当前最成功的超融合供应商,Nutanix毫无疑问是这个行业的标杆。

 

所以,如果一家超融合基础设施供应商能够很好地回答前述的问题,或者说,给出的答案能够让提问者得到“恩,你们和Nutanix还是挺像的”的感觉,在某种意义上就是一种成功,这至少说明,你和市场最领先的公司,“听起来差距并不是很大”。

 

今年11月,Nutanix与联想建立了包括开发、推广和销售在内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市场反馈普遍认为,这对联想弥补超融合基础设施、融合基础设施、企业级存储需求等方面的能力有着显著的好处,而对Nutanix来说,与戴尔的深度合作关系在前,又寻求与戴尔在PC、平板、服务器等领域具有直接竞争关系的联想合作,显然是Nutanix的“底气”所在。

 

不过,更显示出这家仅成立六年公司“底气”的,还有与VMware的竞争关系,在当今的数据中心领域,“谁人不知VMware的垄断霸主地位?”以服务器虚拟化软件起家的VMware,先是在某种意义上将微软的Windows Server取而代之,且长期重压微软Hyper-v,更进入存储和服务器领域,推出vSAN和NSX,筹划实施其“软件定义数据中心”计划——即使VMware属于EMC,哦不,属于戴尔,惠普、联想、IBM、思科这些IT厂商仍然与其保持着甚至希望持续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

 

但Nutanix却不这么认为,在VMware终于趟入超融合市场之后,Nutanix在今年果断推出了Acropolis,这是一种基于KVM的免费Hypervisor软件,并且推出相应的VMware ESXi迁移解决方案,显然这种举动让Nutanix与VMware形成了直接竞争关系。

 

不过,Nutanix对此却觉得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该公司不仅将Acropolis与Prism管理平台结合形成了完整的解决方案,更宣布“正在开发一种称为App Mobility Fabric的功能,允许Nutanix用户从ESXi或Hyper-V迁移到Acropolis。使用这种技术”。这样一来,企业的业务部门能够大幅度降低——或者彻底避免——向VMware支付授权费用。

 

“与VMware不同,Nutanix想到另外一种方式,从客户对存储的核心需求出发,提供计算+存储的方案,再到提供Hypervisor软件以降低总体拥有成本,我们同时也支持V2V,这意味着我们可以在各种主流的虚拟化平台之间迁移客户的应用负载,帮助他们找到最合适、最具有性价比的方案。”Nutanix中国区市场经理吴启新表示:“虽然VMware今天还是虚拟化领域的老大,但我们也在努力。”

 

Nutanix:超融合让传统存储说拜拜

 

“超融合的核心之一就是Server SAN,市场的趋势已经很明确了,分析机构认为,2017-2020年,传统SAN/NAS的市场会重新布局,Server SAN会取代传统的SAN/NAS存储系统,占据企业级存储需求的绝大部分。”吴启新认为,“VMware的爆发是在成立后的11-12年,猛然爆发,而Nutanix公司成立于2009年,至今仅有六年的时间,不用着急,爆发点即将到来。”

 

Nutanix中国区总经理黄莺恰恰来自于传统存储行业,从业二十年来,她曾就职于CA、EMC、NetApp等业界主流的IT供应商,而后面的两家公司EMC及NetApp,恰恰就是当前受到Server SAN和超融合架构挑战最大的传统SAN/NAS供应商。

 

“传统架构现在满足了不了新的应用需求,传统的数据中心,建设之后基本一成不变,但企业的应用需求经常在变,因为企业的业务不断在变化,特别是现在受到互联网趋势的冲击,企业不随需而变就会损失客户。”黄莺说,这迫使企业的CIO“必须要根据前端业务及应用的变化,及时作出反馈,调整后端数据中心架构。”

 

Nutanix中国区总经理黄莺

 

黄莺认为,超融合架构所提供的数据中心构建方法正是现在面临挑战的CIO所需要的,“Nutanix的Web Scale能力,能够帮助客户把他们原有的企业数据中心形成像Google、Facebook一样具有向外扩展能力的数据中心。”她表示,确实有些客户会选择慢慢的从测试环境中开始,“但也有着急在生产系统上应用的客户。”

 

另一方面,虽然在早期瞄准复杂的企业级存储市场,但吴启新认为,Nutanix等超融合架构解决方案已经“远远跨国了单纯存储的范畴,是在试图改变和升级现有的数据中心基础架构,这其中包括存储,更包括计算、虚拟化。”吴启新说,无论是Nutanix还是VMware,“都在试图建立一种新型的数据中心基础设施,VMware的核心理念是软件定义数据中心,Nutanix的则是从存储开始,再从存储扩展到计算层面。”

 

“在我加盟Nutanix的三个季度期间,公司每个季度都是两位数的增速,年增速是百分之百,我们还处在初期阶段,远远没有达到峰值,我们的未来很好,比EMC这样的公司更好,Nutanix的发展空间是非常大的。”黄莺认为,技术迭代的周期在显著变短,企业用户“正逐渐去扫除传统的东西”。

 

此外,黄莺表示,Nutanix在全球提供专业的咨询服务,如果客户存在存储系统、业务应用迁移的问题,“Nutanix会帮助客户迁移应用,包括是那么互联网的ERP、财务软件蹬,Nutanix相信很多业务不是一蹴而就的。”

涉足Hypervisor:不是简单的决定

“Nutanix要做隐形的数据中心,最基础就是存储,再到Hypervisor层面,最后到云层面,让硬件基础架构在背后隐藏掉,不需要考虑很多硬件配置、架构的问题。”黄莺表示,随着Server SAN对传统SAN/NAS的冲击越来越大,Nutanix的重点也逐渐转移到“让企业用户以更低成本使用虚拟化,让Hypervisor的复杂度和昂贵成本‘隐形’。”

“VMware现在面对的市场环境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以前客户选择VMware是因为他们将小型机的应用负载迁移到x86上面,所以客户(在考虑成本时)是拿x86加上VMware的成本与小型机的方案相比,非常明确的价格优势就体现出来了。”

吴启新认为,当企业客户把x86加VMware的成本和云计算,特别是公有云去比的时候,真正互联网公司的价格优势就显现出来了:“VMware碰到的问题是什么?昂贵的价格。因为是按照处理器的数量卖软件授权,客户的机群越来越大,成本就非常可观了。”

相反,Nutanix则选择以开源的KVM为平台提供免费的Hypervisor,即Acropolis,支持企业客户的虚拟化需求,包括从价格昂贵的VMware、微软Hyper-v平台上迁移过来。

KVM一直在虚拟化市场中持续追赶VMware和微软,在很大程度上已取代 Xen,成为在大多数 Linux 系统上创建和支持虚拟机的默认开源方案,而相当大数量的企业客户也确实正在考虑是否一定要选择付费的、闭源的VMware,这是KVM相当大的市场机会,特别是就尚未进行虚拟化或虚拟化程度尚浅的客户来说,“完全可以选择Nutanix及Acropolis,因为KVM可以完成其它Hypervisor相同的事情,而且性价比更好。”

当然,Nutanix当前支持各种Hypervisor,也正在努力让Acropolis可以迁移各类虚拟化环境,这意味着Nutanix可以成为一个业务应用的中转站:“对于公有云或私有云来说,我们希望有一天能够帮助企业客户在公有云和私有云之间切换,构建流动的混合云环境。当然,我们现在已经能够把数据备份到AWS或是微软Azure,具备了一定的功能。”

Nutanix的愿景是伟大的,它试图取代传统的SAN/NAS,推出Acropolis与VMware公开抗击,借助Web Scale的方式构建新的“互联网数据中心”,这些都是超融合架构当前最火热的地方,不过,正如黄莺所说:“全球出货量最高的产品,是被用于VDI虚拟桌面的。”